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
首頁>公司 > 科技>正文
WeWork還能Work嗎:創始人離職 擬裁員5000人
2019-09-26 14:56 作者:張者昂 楊越 來源:國際金融報

據CNBC 9月25日報道,聯合辦公空間WeWork首席執行官(CEO)、創始人亞當·諾伊曼(Adam Neumann)于當地時間周二宣布辭去CEO一職,但保留非執行主席職務。這意味著,WeWork的靈魂人物諾伊曼將喪失對公司的控股權,而此前諾伊曼是WeWork的最大個人股東,擁有約1.15億股的股份。

WeWork方面表示,諾伊曼離任之后,母公司We Company的副董事長塞巴斯蒂安·甘寧安(Sebastian Gunningham)和首席財務官阿蒂·明森(Artie Minson)將擔任WeWork聯席CEO。

當地時間9月24日,硅谷知名科技媒體《The Information》發布報告稱,WeWork高管已經與銀行家會面,討論降低成本的措施,其中可能包括裁減多達1/3的公司員工(約5000名),以及關閉私立小學和電腦編程學校等輔助業務。

至此,越來越多的人懷疑,全球共享辦公空間巨頭、新辦公模式的引領者WeWork,盈利模式真的Work(能行)嗎?

▲WeWork公共區域 攝影:張者昂

不斷延期的IPO

WeWork曾計劃于9月IPO。當時,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營銷學教授斯科特?加洛韋還將其稱為“世界上溢價最高的公司”。

但由于投資人難以對這家公司籌資數十億美元產生興趣,WeWork于9月17日擱置了IPO計劃,而這一時間點原本應是計劃最早啟動上市路演的時期。

隨后,WeWork公開表示,計劃在12月前完成上市。但不少分析人士認為,WeWork的上市計劃不太可能在今年進行。

伴隨WeWork推遲上市消息而來的是,WeWork的估值也出現了不斷下滑。不僅母公司We Company大幅調低了IPO的目標估值,從470億美元下調至200億美元,外界也不看好。據報道,WeWork IPO的估值很有可能跌破200億美元;隨后,CNBC報道稱,WeWork的估值會低于150億美元;路透社更表示跌破100億美元也大有可能。

更糟的是,WeWork從未停止虧損的步伐。2019上半年,WeWork營收15.4億美元,凈虧損9.04億美元。2018年,WeWork凈虧損19億美元。自2016以來,WeWork4年已累計虧損超40億美元。

同樣動蕩的還有公司內部結構。據Business Insider報道,由于在WeWork預計IPO前,諾伊曼曾通過出售股票和舉債,從公司套現逾7億美元,很大程度上引發了相關董事成員的不滿,多名董事會成員希望諾伊曼放棄CEO一職,此舉得到了最大股東軟銀集團的董事長孫正義的支持。而且,最近幾個月以來,公司已經有十多位高管申請離職。

燒錢的盈利模式

在面對“燒錢還是賺錢”這一問題時,WeWork很難給出答案,畢竟它現有的商業模式就是一種“燒錢的盈利模式”。

WeWork一直以來的商業模式是長租簽約商業辦公用地,再短租給客戶。雖然WeWork一直以科技公司自稱,但面對這樣的商業模式,不少人認為,WeWork更像是一個“二房東”。

全球最大的企業級軟件公司甲骨文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甚至認為,WeWork幾乎一文不值。他認為,WeWork的盈利模式就是租一棟大樓,然后拆分對外出租。“他們一無所有,沒有技術,沒有顧客忠誠度”。

為此,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隨機走訪了幾家上海的WeWork共享辦公空間。WeWork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根據辦公室房間大小的不同、位置的不同,價格也會有差別。例如一個7人間靠窗的辦公室月租在2.4萬元左右,兩人間的辦公室月租則是8000元左右,房間越大租金越高。同時,他們也會根據簽定租約的長短在房租上給到一些折扣。

*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黑马人工博客计划